正在播放国产丝袜伊人大香网之狼人

正在播放国产丝袜伊人大香网之狼人 在法国乡下:华人超市送菜上门如救世主,写申请获政府补助很感动

5月15日,解封后街道上车流增加,修理厂也开门营业了。Orange 供图

我搬来法国东部其实还不到一年,对周边并不是非常熟悉,每次为了采购亚洲食材,都需要驱车跋涉几百公里去斯特拉斯堡的巴黎士多。在疫情期间,采购区域只能限制于1公里范围内,于是每天餐桌上只能反复出现灯笼椒、西葫芦、土豆和胡萝卜。还好有同胞为了解困建立了一个采购群,由米卢斯的一家中国超市负责送货。这简直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住在偏远乡下的我从没想过竟在苦闷的封城期间,享受到了送菜上门的中国式服务。群里两百来号人热闹非凡,店主还会询问大家有怎样的需求,他想办法去进货。于是螺蛳粉,猪大肠,冰糖葫芦、冬瓜、干脆面…各种从前想都不敢想的食材送到了家门口,一群被困在异国他乡的同胞纷纷奉店主为家庭餐桌的救世主。超市老板非常客气,只说自己也是为赚钱。脑筋灵活的夫妻俩看准了这新的商机,表示接下来还会上线自己的购物网站,免去每次要提交excel订单的麻烦。

之187

米卢斯市曾在2月出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当时看来并没有严重爆发迹象,因此2月底一场数千人参加的福音派教会活动成为了一颗病毒原子弹。有报道说参加教会的绝大多数人员都感染了病毒,并将病毒带往全国各地,包括远离法国大陆的科西嘉岛。最可怕的是,这次活动为开放式的不记名集会,因此无从知晓何人曾经参加,谁又有所接触,感染者最后去向何方。结局就是所有临近省市全部遭受了这颗原子弹的蘑菇云辐射,米卢斯市甚至一度搭建起了法国版的方舱医院---野战医院,以缓解医疗资源挤兑压力,这所医院在疫情发展减缓后已经于近日拆除。

除了针对商家,普罗大众需要交纳的税也不少正在播放国产丝袜伊人大香网之狼人,个人所得税是最基础的种类正在播放国产丝袜伊人大香网之狼人,视听税也是每个配有电视的私人逃不了的正在播放国产丝袜伊人大香网之狼人,另外还有垃圾处理税,就我所在的城市而言,一年交纳的套餐费用只包含12次倾倒,超过的按次额外收费,价格不菲。如果你想在私人的后院挖个游泳池?交税是少不了的,最近法国闹干旱,禁止游泳池蓄水,会有无人机巡逻,如果抓到会罚款。在法国当业主也不容易,除了房贷,房东不动产税和居住税每年少说得交掉一个月工资。

视听税、垃圾处理税……

和那位走出新路子的中国超市店主不同,自助餐店老板们则陷入了困境。停业两个月整,房租和人工成本就非常可观,虽然现在可以申请缓交,但毕竟是欠债,现在付不起的将来依然付不起。很多店家在停业一段时间后被迫开门求生,堂食是绝对禁止的,外卖可以继续。即使这样,困难依然重重:首先是员工不愿意来工作,不谈店里的传染危险,每日上下班地铁的通勤过程就足够令人担忧。其次是利润的下降,外送基本上靠ubereat这类的中介,有的抽成甚至高达36%,再减去原料、人工、税点等各种成本,几乎等于义务劳动。

自助餐店老板们陷入了困境

原标题:在法国乡下:华人超市送菜上门如救世主,写申请获政府补助很感动

5月16日,送货上门的中国超市丰富了家庭餐桌。Orange 供图

6月2日后餐厅允许开门,但动辄100多个位置的自助餐厅,如何度过后疫情阶段也足够让老板们焦虑。在法国,中式自助餐厅就是价廉物多的代名词,定价一般不超过14欧元一餐,几十种餐品任食,如果没有酒水消费,利润全靠多销来累计。5月底,餐饮业解封的具体细则将会出台,老板们很忐忑,卫生规则必然要大洗牌,平时人头攒动有如大学食堂的中餐自助,一旦被要求一米以上的餐桌间隔,上座率必然断崖式下跌。除此之外,菜品如何摆放也是大问题。自助餐餐品向来都是敞放在餐台,客人使用公用的勺子或者夹子挑选菜品。大家都明白这种经营模式在疫情过后肯定有所改变,但是如何转型?大家都一筹莫展。当然,最重要的是,客人是否有勇气和信心走进这类人群聚集的餐厅消费?一切都是未知数。

很多人都有一个固有印象:欧洲国家福利好,什么都有政府兜底。话是没错,但是钱从哪来?政府也不能自己随便开印钞机,唯一的渠道:收税。

很不幸,我所在的省份虽然刚好划分在重灾省份大东区之外,但由于临近大东区疫情源头米卢斯市,这个往日平平无奇没有太多存在感的省,至今依然红灯高挂。

提供完全不同的服务

困境被人理解帮助非常温暖

中国超市和法国超市

6月2日绿色区域

我搬来法国东部还不到一年。5月11日,在全面封城56天后,法国总理宣布在有条件的前提下部分“解封”。在此之前,法国政府公布了一张疫情地图,将法国的101个省以红绿两色区分,绿色区域为相对安全的省份,红色区域则为疫情压力依然严重的省份,在解封的程度上就有所保留。

口述者/执笔者:orange(旅法华商,现居法国朗香)

疫情期间,受冲击最大的餐饮和旅游业的所谓”五险一金”已经确定免除,每个月1500欧元的“团结基金”会继续发放到年底,“半失业”即留职国家补助工资的失业模式暂定持续到9月。我还争取到了“团结基金升级版”,即针对特别困难的公司一次性给予2000欧元至5000欧元不等的补助,申请过程略微复杂了些,我还为此写了一篇感人至深的小论文来叙述我的困境。另外,我所在的弗朗什孔泰大区由于受灾严重,旅游业严重受创,大区决定给与餐饮酒店和婚庆行业3000欧元到5000欧元不等的补助。我的公司成立不到一年,并不是补助对象,我发邮件与大区旅游部沟通,原本并没有抱太大希望,没想到竟然接到了工作人员的电话,告诉我他们看了我的邮件,让我可以填表申请看看,昨天通知我申请通过了。这件事确实让我有些感动,自己的声音能被听到,自己的困境能被人理解帮助,是一件非常温暖的事。

各种新奇的税是福利来源

法国总理菲利普在上周的讲话,鼓励民众七月八月走出门度假,作为旅游从业者,我暂时还没有感受到困境有缓和的迹象,毕竟连我自己也对出远门游玩有所顾虑。在这次讲话的新闻报道下面,我看到法国民众争论纷纷,有人说,疫情期间发的钱,以后肯定要从纳税人身上收回来;有些人说,光鼓励度假,那度假钱从哪来?有人说,边境不开,那发的钱和消费券还是要花回到政府口袋…

口述时间:5月18日

停业两个月,

以上种种,就是法国平日福利的来源,作为一名纳税人,我并不觉得这些福利是“免费”的。

餐馆酒吧可以营业

写邮件申请补助收到回应

再看看“解封”令刚下一周,“黄马甲”们已经倾巢而出又开始了游行闹事。想起刚来法国时,对动不动学校就被罢工的人群锁住大门感到很好奇,法国同学告诉我这很正常,因为“法国人总是在不高兴”。他们对自由的崇尚胜过一切,街上不可以安装摄像头,酒店不可以强制登记身份证,在这后疫情阶段,哪怕现状已经如此严峻,哪怕口罩已经可以轻松买到,依然有大量的人不戴口罩走在大街上。事实上,这种自由才是真正让我最忧虑的事……

展开全文

在法商人常常都会调侃法国是“万税万税万万税”,这话不假,除了大家比较熟悉的增值税,在法国经商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税种。就拿我所在的酒店业来说,除了10%的增值税,还有企业地皮税,这是一项年轻的税种,马克龙在竞选时曾经承诺当选后取消职业税,他没有食言,是取消了职业税。但是,他可没有说过不加税,于是换汤不换药的“企业地皮税”就诞生了。另外还有视听税,因为酒店客房配有电视,虽然电视是私有的,电视节目是另外付费的,可是你就得再交一笔钱。还有一个跟视听税有些相似的税种---版权税。严格说来它并不是政府征收的,而是一个独立的版权机构收取的。如果你的餐厅想放音乐,即使CD是你亲自购买,这笔钱也逃不了。我曾经很疑惑,为什么我的酒店需要交纳这笔钱,回答非常有趣:酒店客房配有电视不是吗?万一你打开电视听到了音乐呢?不得给点版权费?

反观法国超市,在封城期间他们只是缩短了营业时间,各种货品相继缺货,几乎没有超市会提供送货上门服务。为了减少接触,我几乎都选择了“网上下单,店外提货的”购物方式,但经常选购完正准备付款,就发现有很多商品已经售空,而且每次取回来的货品都让人头疼:藏在包装纸下半截已经霉烂的芦笋,还有三天就过期的一大提酸奶,烂了一半的灯笼椒…一种被人当冤大头倾销临期库存的感觉让我放弃了这种购物方式,只好硬着头皮做好防护进店购买。

除了全国通用的“100公里行动区域”的限制,红区的公园和绿地等景点依然不得开放。6月2日,绿色区域的餐馆酒吧可以营业,红色区域的依旧待定。

原标题:【琉璃鲸】百色路店

原标题:17408例!巴西单日新增确诊病例破纪录,将强制戴口罩

 


Powered by 正在播放国产丝袜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